当前位置 : 首页 > 城市两性

【情殇】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樱桃原创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福利短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成人短视频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

作者:腹部虐待

                第一章

  1924年的冬天来的非常早,清朝的皇帝离开了他在北京紫禁城的宫殿。
清室的离开,似乎没有给这座中原的小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男人们没有了出门
要被剪辫子的恐惧,女人也开始涂脂抹粉的出现在街道上。仿佛这里的人们已经
忘记了前些年那场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

  在城东安静的都督府那深深的庭院里,一个女人坐在庭院的中央,神态安详
的看着一片黄叶在寒风中瑟瑟的抖动着。突然,树叶飘落下来,从这个女人脸前
飘过,这是一张美丽的脸,鹅蛋一样的面庞圆润光洁,眉宇间透露着虚弱的苍白,
虽然没有任何粉黛的修饰,但是,那种冷冷的美丽却象一缕黯香丝丝的潜入心魄。
寒风吹过,让她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那种神情间流露出的哀怨,仿佛把她眼
神中的那一丝不易觉察的倔强和威严悄悄地隐藏起来。

  她就是这所庭院原先的女主人,清安庆王的大女儿伊容。但是,随着清朝象
那片寒风中的树叶一样悄然落地的时候,这个庭院就成了革命军一个大帅的家产,
而她却成为这个大帅的第四房姨太太。当年她的父亲在革命党的战乱中举家逃亡,
但是不久,伊容带着妹妹回到了这里。并且委身于一个草莽出身的陈员宏大帅。
她的生活原本就可以在这里划上了一个句号。但是命运却没有放过这个女人。生
活就由于一个完美的邂逅变得如此的迷乱。

  她喜欢上了大帅的副官,张越。更糟糕的是,这个张越却也是她妹妹伊兰的
爱人,而张副官的出现,却让她枯燥的生活多少有点色彩,尽管,在她内心知道,
在着温柔的色彩的背后隐藏的狰狞。而,这样的狰狞现在应该显现了出来。今天
上午,她听到消息,张副官已经被大帅抓起来了。

  “小姐,大帅叫您过去……”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太头看了看,是
一直跟着自己的贴身丫鬟,小翠。

  “恩,我知道了。”她无力的小声说,然后看着小翠苦笑了一下。

  “小,小姐,您不能去,张副官已经被抓起来,您不能……”小翠突然跪在
了她的面前哭泣着。伊容用手抚慰着小翠。

  “崔儿,我能去哪呢?以后,你好好的,找个好人嫁了吧,别走姐姐的路,
我走了。”她说完,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刘管家,刘管家是陈元宏在当山大王
的时候的一个喽罗,因为对陈元宏忠心耿耿,所以大帅就把他一直留在身边当管
家。但是,刘管家却是以心狠手辣而出了名的。此时,他必恭必敬的站在月亮门
外边,身上穿着崭新的灰呢子军装说明了他已经替代张副官的位置,脸上的金丝
边的眼镜,却丝毫掩饰不住他眼光中的那份毒辣和狡猾。严格的说,他就是陈元
宏养的一条狼狗。

  看到伊容在看他,马上嬉皮笑脸快步走了过来,“四奶奶,大帅请您呢,跟
我走吧?”说着一挥手,身后的几个士兵就冲了过来。

  “慢,我自己回走!”伊容坚定的制止住向她扑过来的士兵,然后,整理了
一下衣服,慢慢的站了起来。

  尽管是经过乱世的摧残,她的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粉红色的旗袍仅仅的箍
在她丰满的身体上,有一种丰腴之美。她整理好头发,缓步的走过那些看呆了的
士兵。

  “看什么看,也是你们看的,快走!”刘管家没有好气的骂着手下的士兵,
跟随着伊容走出了小院。

  大帅做在大厅里的椅子上,高跷的二朗腿,焦躁的晃动着,手里飞快的把玩
着一把盒子炮。在他的面前张副官被绑着跪在他的面前,旁边站着伊容的妹妹伊
兰。正在焦急的跟大帅解释着什么。伊容的进来,让大厅里面顿时安静的许多。
好象大家都不敢出声了,就能听到大帅晃动的二郎腿把椅子行动的吱嘎声,和盒
子炮机头开关的声响。伊容站在张副官身边,不做声的低着头看着满身伤痕的张
越,“把他放了吧,跟他没有关系!”尽管她的声音很小,但是,让大厅里的每
一个人都听的很清楚。但是没有等她的话音落地,大帅猛的站起来,抬起脚,一
脚踢在她的小肚子上,沉重的马靴带着巨大的惯性,贯穿了伊容丰腴的小腹,疼
痛让伊容双手使劲的掐按着自己的小肚子,后退了两步艰难的站在那里。

  “啊~~~~”剧烈的疼痛,让伊容缓缓的呻吟着。大帅一把抓住伊容的头发,
把她的头拉了起来。伊容疼痛的用手捂着头发,大帅一把把她拉到面前,眼睛血
红的盯着她。

  “妈拉把子!你现在还跟老子这样说话!”说着,猛的一推,把伊容推到了
门框上,紧接着,狠狠的一脚踏在她的肚子上,然后使劲的在她的肚子上转动着
脚尖。肚子传来的剧疼,让伊容身体弯曲着,用力推大帅的的马靴,“别……呃
……”伊容徒劳的呻吟着。但是大帅穿着马靴的脚后跟一下一下的跺着伊容的肚
子!

  “哦!哦!呃!”伊容随着肚子被马靴一下一下的踩跺呻吟着,但是眼光还
是倔强的看这大帅。

  “大帅,不要呀,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有什么冲我来吧,别伤害她!”
张副官跪爬过去,用头顶着大帅哀求着。

  “滚开!”大帅松开伊容,一脚踢开张副官,抬枪对准了站副官。就在这个
时候,伊兰跑了过去用身体护着张副官,大声的向大帅求饶着,“大帅,饶了我
们吧,姐姐!都是因为你!我是你妹妹呀!”伊兰看着她的姐姐,大声的说着。
原先关切的看着张副官的伊容听到妹妹的责问,此时却麻木的看着这一切。

  “别难为他们,什么事情有我承担!”伊容看着大帅,麻木的说着。

  “好,好,好,你不想要脸,我今天成全你,别以为我喜欢你,就不舍得杀
你,背叛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老刘!”大帅的脸这个时候已经被气成了猪肝
色,大声的咆哮着。

  “大当家,老刘在呢!”刘管家听到后,马上叫喊着走了过来。

  “交给你了,好好给我招呼我这个四姨太!”

  “得勒!”刘管家答应一声,身边的卫兵猛扑过来那伊容架起来拖了出去!

  “大帅!我错了,你要杀杀我吧!”张副官跪在地上用头磕着地板。伊兰此
时,只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爱人,痛苦的哭着。

  大帅看着伊容被六管家拖出了院子,回身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手中的枪掉在
了地上,眼神无奈的看着天花板,完全没有理会张副官的哀求。突然大帅一把抓
起桌子上的指挥刀挥起一刀,砍向张副官!喷溅的鲜血,让进在咫尺的伊兰完全
的惊呆了。

  “让你背叛我,让你背叛我……”大帅小声的重复着这句话,怔怔的提着鲜
血淌落的指挥刀,走出了大厅。大厅里传来伊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后院的庭院里,刘管家做在一个椅子上,面前站着伊容,两个卫兵站在伊容
后面。

  “四太太,说点什么吧?也省的老刘不仗义。”

  伊容还是麻木的看和别处,没有理会留管家的问话。

  “那就别怪老刘了!”说着,向两个卫兵一使眼色。两个卫兵上前就把伊容
架了起来。

  “放开你们的脏手!”伊容徒劳的挣扎着,咒骂着。就在伊容咒骂的时候,
刘管家上前一把扯开了伊容的旗袍。

  “畜生!”伊容挣扎着踢着刘管家,但是,这些都是徒劳的,因为两个士兵
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胳膊,让她挣拖不开。散乱的旗袍里面,露出了伊容用白布紧
紧缠绕的肚子。看到这里,刘管家奇怪的看着,“恩?怎么还缠着白布呢?”说
着用手摸着伊容的肚子。

  “别碰那里!放开我!”伊容挣扎的更厉害了。

  “拉着她别让她动!”刘管家拿出刀子开始割开缠绕在伊容肚子上的白布。
随着刀子割破白布,伊容那被白布紧紧箍小肚子软软的展现出来。白皙肥嫩的肚
皮散发着象牙一样的光泽,比常人都要鼓胀的小腹失去了束缚,软软的突出出来,
深深的肚脐酒盅一般镶嵌在鼓凸的小肚子上方。

  “哈哈,原来是个大肚子女人!”刘管家放肆的笑着,用手拍打着伊容肥大
的小腹。然后用手指使劲的在她的肚脐眼里挖了一下。

  “”啊!别这样……“伊容感受着肚脐被一个陌生男人挖弄着,尽管嘴里怎
么说,但是她的双腿开始并紧起来,不安分的摩擦着,身体也扭动起来。

  “原来你喜欢这样呀?恩?是不是?”刘管家用手指继续戳弄着伊容的肚脐
眼,一只手在她肥满柔软的小肚子上搓揉着。

  “不要,……不要呀……”伊容的声音明显的变的柔弱了,身体还是扭动着
躲避着刘管家的手指。

  “你是不是用你的大肚子勾引张副官的呢?”刘管家不紧不慢的一手揉捏着
伊容的小肚子,说完,猛的把手指戳进她的肚脐眼深处!

  “啊,没有!啊……”突如起来的感觉,让伊容的身体猛然见剧烈的摇动着。

  “那你用什么勾引张副官的呢?恩?”刘管家还是不紧不慢的揉动着伊容的
小肚子。

  “哼~~”伊容紧咬嘴唇,忍耐着。

  “不说?”刘管家猛的站了起来,“你们两个,给她10个沙包!”他大声
的命令着两个士兵。

  “是!”两个士兵答应一声,猛的把伊容的胳膊扭到身后,然后两人的手交
叉的抱着伊容的后腰,用力推着伊容的屁股,让她的小肚子高高的挺起来。

  “不,不要!”还没有等到伊容叫完,左面士兵狠狠的一拳狠狠的打在她的
左面的小肚子上。

  “啊!”伴随着伊容短促惨叫,她那肥满的小肚子被打得整个向右偏过去。
紧接着,,右面士兵的拳头又打了过来,重重的撞击着她肚脐下面的小肚子上,
巨大的力量,让伊容的小肚子猛然陷了进去。

  “啊!”由于身体的固定,伊容只能徒劳的叫喊着。

  两个士兵开是抡开膀子,拳头交替着打在伊容丰腴的小肚子上。那柔软膨胀
的肚子象一个面团,在士兵的殴打中,塌陷,涨出,无助地变着形状。

  在两个士兵大声的报数中,士兵停了下来,伊容从疼痛中喘息着苏醒过来,
“啊,我的肚子……恩~~~~”她颤抖的呻吟着。刘管家上前一把抓起她的头发,
看着伊容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

  “背叛大帅,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

  “你杀了我吧!”

  “我不会杀你的,也没有大帅的命令。刘管家用手摸着伊容那被打红的肚子。
伊容低垂着眼睛,紧张地看着刘管家的手。

  “不,不要,不要在折磨我……”随着伊容企求般的呻吟中,刘管家的手停
在了她的肚子上,大拇指按进她深深的肚脐里面,下面四个手指张开着身到伊容
内裤的边缘。

  伊容喘息着,身体不安的扭动着,尽量闭上眼睛不看刘管家。

  “还挺硬!”说完,刘管家猛的一使劲,大拇指狠狠的抠进了她的肚脐里,
下面的四指也一起用力,伊容的整个小肚子被刘管家狠狠的拉了出来,紧紧的纂
在手里。

  “啊~~恩~~~ ”伊容大声的叫了出来,但是随后就紧紧的咬着嘴唇忍耐住小
肚子被紧抓的疼痛。

  “疼不疼?”刘管家挑起伊容的下巴,让她的头抬起来,看着自己问。伊容
屏着呼吸忍着疼痛紧紧的闭着眼睛。

  “不说话?”刘管家继续抓着伊容小肚子的手开始来回的转动。

  “恩~~”难以压制的疼痛让伊容的呻吟从鼻子里流露出来。

  “很坚强嘛!”刘管家说着,对着士兵一使眼色。士兵,从后面猛的一膝盖
撞在了伊容的屁股上,冲击的力量让伊容的身体猛的挺了起来,随着伊容身体的
挺起,那紧紧攥在刘管家手里的肚皮猛然间挣脱了开了。

  “啊!”伊容喘息着,扭动着身体。

  “怎么样呀?爽不爽呢?”刘管家调侃着摸着伊容的脸问。伊容喘息着,把
脸慢慢的抬起来,脸上露出了不可思意的微笑。

  “恩,爽呀,我的肠子都要被你抓住来了,恩~~~~”伊容在这个这个时候竟
然露出了妩媚的表情,轻轻的呻吟着。刘管家被这样的情况弄的一愣,片刻,恼
羞成怒的对伊容说:“好,你想玩,老子今天就陪你玩到底!把她捆起来!”刘
管家说完,气急败坏的坐在了椅子上。两个士兵把伊容双手绑在一起吊在花廊上。

  伊容微笑着看着刘管家,任由两个士兵捆绑着。这个时候的刘管家,突然也
平静下来,和伊容对视着,幽闲的把腿翘在庭院里的石桌上,随手拿起身边的茶
壶惬意的喝了一口。

  “刘管家,要不要扎口袋?”一个士兵拿着绳子问。

  “嘿嘿,既然四奶奶怎么配合,就给扎上吧。”说完,两个士兵,把绳子勒
到伊容的腰里,打了个活扣,一人一边的拉着绳子准备着。

  “怎么样呀,四奶奶?想爽的话,我有的是招。”刘管家说完微笑着看着伊
容。

  “反正是我在爽,有什么尽管用呀。反正你也杀不了我。”伊容也微笑着回
答着。

  “哦,那么四奶奶,以后还是要报复我的呀,小的可承受不起。”我说低头
吹着杯子里的茶叶沫。

  两个士兵猛的向两边一拽!顿时,绳子狠狠的勒进伊容的肚子上的皮肉里。

  “啊呀!”伊容的这声叫喊,完全是被绳子狠狠地勒出来的。伊容惊恐的看
着自己被勒成葫芦的身体,原先就突出的小肚子,现在好象要炸开一样的膨胀着。
原先那深深的肚脐也被勒的翻了起来,象一个孔洞一样张开着。伊容艰难的喘息
着,低头看着自己被勒的涨起来的肚子,艰难的晃了晃头。

  “这个叫做阎王弹琴!”刘管家喝了口茶,得意的说着。

  “把琴弦上紧一点。”然后吩咐连个士兵。

  “哎!”两个士兵同时答应了一声,有开始向两边拽动着绳子。随着绳子逐
渐的收紧,伊容的肚子好象被勒成了两半。伊容停止了喘息,把头高高的仰起,
张开的嘴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僵直的身体在急剧的颤抖着。然后猛然垂下头
急促的喘息起来。

  两个士兵把绳子的两头固定在两边的廊拄上。刘管家放下茶壶,走过去用手
拍着伊容涨起来的小肚子啪啪的响着,伊容丰满的肚子随着拍打颤抖着。

  “嘿嘿,说说什么感觉呀,四奶奶?”漫不经心的问着。

  “肚,肚子……要爆了,好爽!恩~~~~”伊容极力装出微笑的表情,喘息着
回答着。

  “哦,先给她上个击鼓骂曹吧。”说完,又回坐在椅子上。

  “好勒!”一个士兵答应一声,走到伊容的面前,把袖子掳起来,用手摸着
自己紧握的拳头看着伊容。刘管家拿着茶壶盖,轻轻的敲在椅子上发出清脆的声
音。听到这个声音的士兵,猛的一拳打在伊容鼓胀的小肚子上!

  “啊!”身体被勒着的伊容大声的叫了出来,身体猛的向前倾着。一股酸水
喷了出来。清脆的敲击声再次的响起,那个士兵,根据节拍,对准伊容膨胀的小
肚子“噗”的又是一拳,拳头狠狠的凿在伊容那肚脐下面的小腹。

  “嗯!!”伊容沉闷地哼了一声,紧皱着眉头忍受着肚子里面肠子翻滚的疼
痛,她小肚子完全凹进去,包裹住了拳头,原先深深的肚脐在拳头的挤压下被拉
长,变成了一条细细的肉缝。强大的压力,和小肚子里面膨胀的感觉,让伊容觉
得那被绳子禁锢在小肚子里的肠子跳动着,疼痛着。

  刘管家这个时候,把茶壶盖在茶壶上摩擦着,发出连续的声响。

  跟随着那声响的是那个士兵,用力的把拳头往她的小肚子里面旋转着钻动着。
伊容那被勒的紧绷着的肚皮被拳头钻动成了螺旋壮的形状。

  “啊,肚子呀……恩啊~~~~~~~~~ ”伊容再也忍耐不住肚子里面翻江倒海的
疼痛,放肆的大叫了起来。拳头更加的深入,让伊容的肠子鼓胀着,向拳头四周
拥挤过去,看上去那包裹拳头的小肚子更加的膨胀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士兵
开始上下晃动着拳头,让伊容膨胀出来的小肚子,开始跟随着他拳头的晃动上下
剧烈的抖动起来!伊容的肠子被拳头挤压的开始发出很大的“叽里咕噜”的声响。

  “啊!不要……我的肠子……啊!肠子……要断了……”伊容大声的喊叫着,
想减缓肠子痉挛般的痛苦,身体由于被后面的士兵紧紧的固定,她只能无奈的承
受着。

  突然摩擦茶壶的声音停了下来,士兵也猛的把拳头抽了回来。让伊容原本深
陷进去的小肚子,弹蹦着恢复了原来的形状,伊容大口喘息着,原先白嫩的小肚
子,现在由于绳子的紧勒和拳头的击打变成了红紫色。

  “这鼓怎么不响呀?”刘管家放下茶壶走了过来,问旁边的士兵。

  “刘管家,鼓是空的,里面有气,她肚子里没有气,响不了。”

  “恩,那你还等什么!”刘管家说着,一脚踢士兵的屁股上。士兵一溜烟的
跑了出去。

  “快去,让四奶奶等急了,那可是天大的事情。”刘管家看着跑出去的士兵
说着,然后走到伊容面前,继续说:“是吧,我的四奶奶,现在可以说说,你是
怎么勾引张副官的吧?”

  “……我没有勾引张副官……我在勾引你……行了吧……”伊容喘息着,艰
难的说着。

  “我让你嘴硬!”说着刘管家一手掐着伊容的下巴,一手把盒子炮掏了出来,
用枪管顶着伊容的脑门。

  “是呀,你打死我好了,不知道你死的掺,还是我死的惨,来呀!”伊容挑
衅的说着。

  “嘿嘿,我不打死你!”刘管家爆怒的叫喊着,但是,随即看了看细长的枪
管,然后脸上露出阴阴的微笑,他关上手枪的保险,把枪管顺着伊容的脖子摩擦
着滑了下去。

  “你这个没种的男人,刘四!有种你杀了我。”在伊容对着刘管家大声喊叫
的同时,感觉到枪管那冰凉的金属顺着自己的脖子滑到了乳房上,然后继续向下
穿过自己的上腹部,撩拨着被绳子勒的折叠起来的肚皮。

  “住,住手!”伊容还是大声呵斥着刘管家,但是没有原先那么严厉了。冰
凉的枪管顶在了她深深的肚脐眼里面,停止不动了。那种金属的冰凉好象通过她
肚脐深处的褶皱直接钻到她的肚腹之中,那种感觉让伊容忘记了躲避刘管家的枪
管。刘管家似乎觉察到伊容的表情,阴阴的笑了笑,摸着伊容的脸庞问:“是不
是很舒服呀?”说完,继续用枪管撩拨着伊容肚脐里面敏感的褶皱。

  伊容回答刘管家的问话,她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因为她和张副官的结合也
是因为这种奇怪的感觉,现在在刘管家枪管的撩拨下,这样的感觉,从她身体的
深处逐渐攀沿到肚脐里面,好象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这里。让她忘记了现在和过
去。她的肚子竟然开始顶着枪管缓缓的挺动,微微泛红的脸颊,轻轻张开的嘴唇,
都仿佛期盼着枪管的进入。

  看着伊容迷离的喘息着,刘管家坏笑着把枪管拧动着,向伊容那深深的肚脐
里面缓慢的戳了进去。原先伊容那被勒的膨胀的小肚子,现在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恩!”肚脐传来被戳弄疼痛,让伊容猛的呻吟出声,随即便咬紧嘴唇喘息
着,眼光忿忿的看着刘管家。刘管家看着伊容的眼神,狞笑着,继续把枪管转动
的戳刺进去,枪管顶端的准星挂着伊容肚脐里面的褶皱一起旋转起来,让伊容原
先酒盅一样的脐孔变成了一个螺旋状的凹陷。柔软的肚皮也开始折叠成细小的皱
纹,逐渐深陷进去,好象一个无底的旋涡,诱惑着人们的眼光。

  “啊!”肚脐深处的嫩肉被拉扯旋转的感觉,让伊容奇怪而又兴奋,感觉枪
管的力量已经从她那孔深深的脐窝穿越,一直到达自己肚腹的深处,折磨着她肚
子里面拥挤的小肠,在她的小肠之中,电流一样的传导着,在那女人神秘的地方
爆发开来。

  “肚脐,恩~~~~~~~ 肚子呀~`~ ”细小的呢喃声,从伊容干渴的嘴唇间流淌
出来,涨红的脸上是一种迷醉的表情。随着刘管家有节奏的戳刺,从肚脐深处传
导出来的电流,一股猛似一股的冲撞着她的子宫和下体,让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
摩擦起来,身体也开始不安分的挺动着,好象在迎合那枪管继续的深入。

  刘管家看到这里,脸上的狞笑好象凝固了一样,随即变成了一种愤怒。

  “我他妈让你爽!”恼羞成怒的刘管家,使劲的把枪管狠狠的戳了进去,然
后猛烈的搅动起来。

  “恩~~~ 呐啊~~~~~~~~”肚脐中剧烈的疼痛,让伊容感觉到那枪管顶在自己
的肚脐里一路长趋直入,夹杂着搅动肠子那种怪异的快感让伊容大声的叫喊着,
原先膨胀的肚子现在异常的跟随着枪管的搅动,不自主的变换着怪异而柔美的形
状。

  “叫!我让你使劲的叫!叫!”刘管家好象疯了一样,每喊一声,就把枪管
狠狠的戳这伊容原本就已经深陷到小肚子的肚脐眼里。伊容膨胀的小肚子,紧紧
的旋转的包裹着盒子炮细长的枪管,已经陷入她肚子里面一半以上枪,还在刘管
家猛力的戳动下,一下一下的戳刺着,让伊容的小肚子跳动着伸缩,深陷。而伊
容小肚子里原本被勒着的拥挤的肠子被枪管挤压到了四周的小肚子里面,让她深
陷的肚脐周围的小肚子怪异的膨胀着,娇嫩的皮肉颤抖着,痉挛着。

  “恩,啊!啊!……”伊容的手紧紧的抓住吊着她的绳子,身体僵直,那声
嘶力竭的叫喊,听上去象是疼痛,但更象是快感的交融。就在这个时候,刘管家
猛的把枪管从伊容的肚脐眼里面猛的拔了出来,尖尖的准星,挂着伊容肚脐里面
娇柔的嫩肉,将她的肚脐完全的带了出来,随即有弹了回去。

  “啊哈~~~~~ ”在伊容短促的惨叫中,疼痛让伊容高高的挺起被绳子勒这的
小肚子,原先被枪管搅动成螺旋状的肚子瞬间的散开,恢复到原来膨胀的状态。
伊容只能挺直着身体,大叫着承受着这样的疼痛。

  “还想不想爽!说话!”刘管家一把抓起伊容的头发,疯狂的问着。说着,
用枪管又在伊容刚刚恢复的肚脐眼上猛戳了一下。

  “啊!呃……”一股酸水从伊容嘴里喷了出来,她扭动着身体忍受着,喘息
着。慢慢的抬起头,“好舒服呀,再来呀,只要你敢弄,我就敢爽!”伊容喘息
着,但是脸上还是那种满足的微笑。

  “好,好,我看你有多硬!”刘管家说了,一把拽过来在傍边已经看呆了的
小兵。

  “你死了没有!给我继续!”傍边的小兵慌忙的拿着管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过
去。刘管家颓唐的倒在了椅子里面,喘息着,忿忿的和面带微笑的伊容对视着。

  但是,随着两个士兵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的时候,伊容紧张了起来。开始
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拒绝着两个小兵的举动。

  “放,放开我,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伊容紧张的叫了起来,而坐在椅子
上的刘管家看着伊容紧张的神色,脸上的愤怒好象平息了不少,看着两个小兵忙
活着,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此时伊容的旗袍完全的被两个小兵给扯了下来,
残存的衣领挂着几缕凌乱的布条,她好象麻木了一样,停止了挣扎,眼光愤恨的
看着刘管家那得意的模样,任由两个小兵粗暴的撕扯着被绳子勒进皮肉的衣服。

  “啊恩~~~~~~~~”小兵粗大的手狠狠的抓在她那丰满的屁股上面,让她不禁
的叫了起来。但是,看到刘管家得意的表情,伊容随即咬紧了嘴唇,制止了自己
的叫声。她沉默则,身体向前挺起躲避着士兵的捏揉。眼光愤恨的和刘管家对视
着,就在这个时候,傍边的士兵走到她的面前。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2010-12-22 19:25 编辑 ]坐上沙发了, 好像没完成啊, 希望楼主继续贴完.这么精彩的文章怎么不贴全,希望楼主能把剩下的找到全贴上来!
多谢楼主发文!贴文贴一半,还不说有没有下文了,楼主你也太狠了吧怎么只有一半!?
希望楼主把下半部分也发出来!
另外谢谢楼主发文貌似没结尾的,高潮一半被打断,很是不爽啊!情殇2已经发到这个版块里了。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找很好看的文章,看的意犹未尽,以后该怎么对待女主角还望楼主继续发全
  • <<
  • <
  • 2
  • 3
  • 4
  • 5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