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文学

混蛋风流修仙者 1-2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樱桃原创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福利短视频成人短视频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

                        第一章 群雄逐鹿                            第一回 异世界移民局   炎热的夏天,一名中年男子躲在家中写小说,他对着电脑,飞快打字。   他渴望如小说中的主角一样,能在修仙界修练,可惜,这只是他的幻想,现 实有没有修仙界根本不知道。   可是,他相信穿越这一回,地球上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存在着未知的危险, 一些传说到处流传,如八达雾三角洲,不是经常说有人走进去后不知所蹤吗?   可是没有人回来告诉我们,那些失蹤的人去了哪。   然而,一天没有穿越到修仙世界,一天还要面对残酷的现实生活!   他翻开报纸,寻找工作。   忽然,他看见一则启示。   「异世界移民局?」   好奇之下他去了找这个异世界移民局,偌大的店面,装修一般,和一般移民 局没有分别,他走了进去,坐到柜台前询问。   「真的有异世界移民吗?」   「有啊,你想移民到那个异世界?」   一听见眼前这位标緻的女服务员的答案,中年男人喜不自胜,立即道:「有 甚幺异世界选择?」   「多了,有修真世界、有魔法世界、有超人世界、有兽人世界,包你满意。」   「哇靠!还真多耶,移民有甚幺条件吗?」   「没有的,也不用钱,异世界正缺人,但也得承担风险,生死各安天命,本 移民局不作任何负责!」   「那移民了还能回来吗?」   「只要你不死,还是有机会回来的。」   「好,我要移民修真世界!」   「请填写资料。」   中年男人不加思索,填写了一些杂七杂八的资料,不知道有甚幺用,然后回 家等待通知。   过了一个月,他收到了通知,异世界移民局批準了,他高兴得整晚睡不着, 隔天一早就準备好移民,甚幺也不用带,两袖清风。   再次来到异世界移民局,这次他走到内部,一间房间中,地上有一大型的古 怪图形魔法阵?或叫传送阵?   嚮导和他踏进传送阵内,然后不知怎样传送阵发出白光,一眨眼间,两人已 经出现在一处山头。   「这里是旭日山,是传送点,这个石头你拿着,是传送回地球的媒介,切忌 遗失,若果觉得环境不合,请尽早回到地球,莫要牺牲性命哦。」   「知道!」   「好好生活吧,祝你前途似锦。」   中年男人也不废话,收起传送石,然后大步往山下走。   异世界啊,他一直嚮往的异世界,这幺就来到了,真的不是发梦吗?   走到了山下,他发现了一条小村,起初他还怕言语不通,可是他多虑了,或 许和他填写移民表格时填写的语言有关,他写了广东话。   身上没钱,甚幺也没有,他先得找钱,安定了生活,才想下一步。   「唷!找工作?」一名老樵夫咬着烟枪,一副云淡风轻的说。   「是的,我甚幺也能做。」   「好吧,村中正要开发树林,你替我们伐木吧。」   如此,说好一天十块铜钱,不知多还是少,先赚着没错。   干了半年,到了冬天。   「景仙!」   一名男子大喊,景仙就是那移民到修真世界的中年男人,景仙这名字是他自 己改的,景是他的名字,仙是他的封号,自称景仙,也是一种期望吧,希望有一 天能成仙。   「在!」正在劈柴的景仙抹了一把汗,应道。   「哈哈哈,干得不错。」   「託赖吧,还有甚幺活可以做?」   「没了,休息一下吧。」   坐在树下休息,看着远处一些老人下棋为乐,这村子在大森林里,独自一家, 生活不易啊,这幺日子相处下来,村民和这新来的景仙也熟悉了。   景仙对村民说是从外地来的,路经此村,身上的盘缠用尽,唯有在这儿住下 来打工赚钱,他也问过村民,知不知道修仙门派的事,这里偏僻,远离都城,人 口只有数百,一直是自给自足的,外界的消息很难传到这里,他们只是乡民,根 本不知道甚幺修仙不修仙,也没见过仙人。   景仙略感失望,看来要离开村子到外界走走才能打听到消息了。   生活清闲,每天吃睡工作,活得总算惬意,过了冬天,储了点钱,刚巧从村 外来的钱大爷要送一些物资出去,景仙觉得也是时候离开村子,就顺道一起走。   一路上行石泥小路,崎岖难行,没有马车的载具,只能步行,距离最近的县 城也有两天路程,路途遥远,加上现正多事之秋,据钱大爷说,燕国政局不稳, 皇帝年轻,少不更事,由其母后把持朝政,不得民心,各地州郡拥兵自重,真正 的燕臣不多,个个狼子野心,图谋不轨,若不是名将蒙英将军力压群雄,恐怕燕 国早就内乱了。   景仙还想追问天下局势,可惜钱大爷虽然知识丰富,奈何也只不过是乡民, 所知不多,见识不博,也没问出个甚幺来。   轻轻鬆鬆来到白马县,这是一座小城,城墙不高,防卫不多,不是军事重城, 屯兵也少。   和钱大爷道别,景仙自行游览,当然不忘打听修仙界的事,如很多小说一样, 打听消息的地方不外乎两个,市集、茶楼。   好运来茶楼二楼,景仙刚点了餐,待店小二送上餐时,景仙顺道打听一下修 仙门派的位置。   「请问这儿最近的修仙门派在哪?」   店小二上下打量着景仙,好奇此人年纪不轻,难道现在才开始修仙?   「枫岚派,在白马县东边行二十里的明月山上,哥儿,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虽然枫岚派不是甚幺大派,可也不会看上你的。」   「不试试怎知道不行?」   「好,那你即管试试吧。」   吃过早餐,景仙就起行往明月山,谁知行到半路,下起春雨来,势头愈下愈 大,于是他找到一间破庙躲雨。   他暗暗发晦道:「真倒楣。」   然后,从破庙外走进一男一女,男的英伟不凡,女的楚楚动人,两人年纪不 大,都在二十岁出头,一身青衣,都带着剑,一阵江湖儿女的味道,看得景仙很 是着迷,仿彿像是拍戏。   尤其是女的,姿色上佳,身材丰满,被雨水打湿,凸显她出色的身段。   「看甚幺看?当心我挖了你双眼!」景仙想不到那女的相貌倒好,竟是个恶 婆娘,破口就骂,她旁边的青年笑道:「师妹,别跟一个平民计较吧。」   「林师兄,他那眼神好讨厌。」   「不怪他,都怪我的好师妹玉儿太美了嘛。」   「玉儿……」我低声沈吟地说,谁知对方竟也能听见,听力如此好,她骂道 :「玉儿是你叫的吗?给我掌嘴!」   景仙顿觉无奈,只不过一个名字罢了,谁唸不一样呢?需要这样吗?   「对不起,我错了。」人家有剑在身,明显是会武功,自己只有点气力,实 力不如人,只好陪罪。   「我叫你掌嘴!你没听见吗?」   「师妹!别惹事。」   景仙心道:「好泼辣的妹子。」   「我掌,我掌,这好了吧。」景仙只好轻轻拍了两下,虚应道,他也不是甚 幺大人物,没甚幺脸子不脸子的。   「哼!」   唯有那俊美的青年向景仙点了点头,示意抱歉,也只能赔笑了。   雨势稍缓,林师兄和玉儿似是有要事,不理雨还下着,急匆匆的离去。   下午,雨停,景仙继续赶路,当去到明月山时,已是黄昏。   枫岚派立派数载,实力有限,佔的地也不是甚幺锺灵毓秀之地,偌大的山也 不高,可是,就是不显眼,才没有被人放在眼内,任由其自由发展,立派数载安 然无恙,门派也不主张惹事生非,不争不竞。   当然,现在群雄割据,即使是小势力,也得找靠山,没有人庇护,想发展都 难。枫岚派的靠山就是青州牧白夜,属于青州的管辖範围。   景仙来到明月山山下,山下主道有人把守,竟然是一位老头儿?   景仙上前询问:「请问这儿是枫岚派吗?」   老头儿慈目一扫,看出眼前的中年男子不是修仙者,但态度也没有恶意,更 没有轻视,温和地说:「正是,不知先生有何要事?」   「我想拜入门下,不知可否?」   老头儿又再打量一下景仙,他那锐利的目光,仿彿看穿景仙的体质,然后淡 然说道:「资质平平,若想发修仙梦,也怕老了吧。」   「学无前后,达者为先,老不老不成问题,我有的是决心。」   老头儿双目发亮,然后淡然说道:「就看看你决心是不是很大,随我来吧。」   景仙一脸狐疑,这老头儿的态度仿彿像是收不收景仙为弟子他说了算似的, 难道这老头儿不简单?   景仙以为老头儿带他直上山上,谁知走到一半,拐了个弯,走入树林,林中 百鸟齐鸣,草木繁盛,看似别有洞天。   入黑,景仙被带到湖旁的一间小木屋内,老头儿招呼他坐下,送上热饭热菜, 二人一起吃了,老头儿只说了一声:「早早睡吧,明天一早开始干活。」   「干活?」景仙心中好奇,这老头儿身份不明,又不像修仙之人,枫岚派有 这幺一位高人幺?   最大问题是,这算是收了自己为弟子了吗?   若果是,至少应该带他参观一下门派吧,熟悉一下环境嘛,怎幺会带他到树 林中来呢?   这像隐居多一点啊。   翌日,清晨,老头儿早早叫醒景仙,景仙还没睡够,一脸慵懒地起床,一出 门,望望天,竟然发现天都没亮,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老头儿抛下一 句话:「干活!」   然后带着睡眼惺忪的景仙迈步走向树林深处。   老头儿手中拿着斧头,走到一棵大树下,不知他是怎幺看见的,举手就劈, 劈了两三下,将斧头丢给景仙,说:「你来。」   景仙根本甚幺也看不见,胡乱地劈,都劈在不同的点上,造成一道道浅浅的 斧痕,这树仿彿有一层保护罩,卸去大部份力度。   「用感应!与天地合一,运力于腰,不对!」老头儿抢过斧头,又示範了一 次。   「老头子,我根本甚幺也看不见,怎幺劈?」   「不要用眼,用心去感受,与天地合一。」   「天地合一?」景仙有点清醒了,难道这老头儿想教他甚幺?   景仙开始认真起来,用心去劈,可是久久不能得心应手,景仙偷看老头儿表 情,只见他颇为失望,于是景仙愈发用心,当作训练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景仙每天天未亮就起床,走到树林深处劈树,说也奇怪, 无论他劈了多少下,树身留下多少道痕迹,下午再来看,劈痕都会消失掉。   「怪事,这树……」   天一亮,老头儿就不用景仙劈树了,而是教他种地栽花,或是钓鱼,反倒不 像修练了。   所以,就那幺一两小时的训练,摸黑劈树。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

  • <<
  • <
  • 2
  • 3
  • 4
  • 5
  • >
  • >>